关于老白……

 

总觉得我应该写个关于老白的总结性回忆文,虽然那时候的很多细节都已经被我片段性失忆了……

记得阿万也说过要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加上一页关于老白的部分,我患有片段性失忆的绝症所以从没计划过写回忆录,但是老白的事情却还是打算单独写一篇文章来总结,因为老白就是那样让人觉得不给他立传就枉度了青春的猫。

事实上,在遇到老白前,我和猫的相处模式就是“伸手-》被咔嚓”。

老白是第一只没有节操到即使见到我也会欢快的凑上来用他脏兮兮的毛在我的裤腿上蹭来蹭去的猫。虽然很难区分那到底是亲昵的表现还是单纯的蹭痒,但至少他不会咔嚓我……

在我们那栋寝室楼上,并不是只有老白一只猫的,陆陆续续的也进来离开过大黄、小黑、小黄之类,但是老白是呆的最久的那只,我搬进那寝室时老白就在那里,我离开那寝室时老白依然在那里,甚至学校把那个校区卖掉后老白据说也没有走。如果有一天我想旧地重游,老白大概会是我唯一回去那个已经不属于我们学校的地方的理由了||||||||||

在我们那栋楼里,老白是被尊称为“楼长”的。

我们学校的猫愿意亲近人的其实不多,因为垃圾桶里每天都有大量实验动物的尸体,他们不需要靠谄媚人类来获取食物。但是住在宿舍楼里就没有这种食物来源了。我一直弄不清楚到底是老白太弱了被赶到了宿舍楼这块地盘还是老白太强了把其他猫都赶走自己霸占了宿舍楼这块地盘。对于猫来说,到底是扒垃圾桶吃肉的地位比较高还是被人喂着吃猫粮的地位比较高呢,这真是个谜啊……

总之,老白占据着我们三号楼整栋楼的地盘,并且因此和大黄、小黑、大黑在深夜的宿舍楼道里发生过多次惊心动魄的争执。所谓的“惊心动魄”指的是深夜熟睡时突然被门外凄厉的猫叫惊醒的我的心情……

除了抢地盘的时候外,老白都是一只很没脾气的猫。他是我目前见过的唯一一只在吃东西的时候不管怎样捏他的脸都无动于衷的全神贯注奋力进食的猫。有的时候我们会喂他猫粮,不过大部分时候穷酸的我都是从实验室里拿鼠粮出来喂他。鼠粮掰碎了看起来和伟嘉也差不多,而老白就用同样的表情一边发出满意的niangniang声一边把这些吃下去,以至于我开始怀疑猫其实是没有味觉单纯用形状来判断食物的……

虽然总是一脸淡定,老白其实感情很丰富。有一年我放假回来走过楼梯下边的拖把间时,总是趴在那里休息的老白一时没有认出我来,于是有点惊慌的往后退。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是我,就很尴尬的装作自己其实只是要做别的而后退的用爪子拍了下墙,然后淡定的走过来蹭我的裤腿……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猫也会露出这种尴尬的表情……

老白也是唯一一只我见过的真正的被女人始乱终弃的猫……

在我们斜对面寝室住着一个水灵灵的叫做xx的小姑娘,我大学少有的几次出门旅行基本都是被行动力超足的她拉出去的,我们两个常常的模式就是漫无目的的跑到火车站然后看到有哪里的票就买了直接上车,两日游的预算加上车票能控制在二百元之内……(真是充满了青春和穷酸味道的青葱年代啊……T-T)

然而就是xx对老白做出了……惨绝人寰的事情。

那个时候xx刚刚失恋,于是她……她买了一袋伟嘉,每天每天蹲在楼道里喂老白,一边喂他一边和他谈心,而且一谈就是一个小时起跳。他们谈心的内容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无非就是谈人生谈理想谈花花草草星星月亮,国家大事什么的应该没谈过。总之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老白他斑秃了。

我们都认为这是压力太大导致的,但是老白为了猫粮或者是对xx的爱情而坚持了下去。

如果故事结束在这里那就是HE了,但是,xx又有了新的bf。

于是老白就失恋了。

他依然看到xx就热情甜蜜的跑上前去,而那个会蹲下来一边喂他一边温柔的和他谈心的女人却已经失去了对他的兴趣,只是冷淡的说着‘滚开’径直的走过去。

而老白也只能守在她们寝室门口,一直一直的蹲着。即使我喂他东西,他也吃了之后立刻蹲回去,默默的等着xx从里边出来。

可惜猫是不懂得始乱终弃这个词的。

老白最伤心的时候掉毛掉的非常厉害,那时候wooden来我们这边做白水煮粉丝时抱着他无聊的摸啊摸啊,一边摸一边把粘在手上的毛堆在他头上,最后惊恐的发现堆出了一圈王冠……(她的确应该对老白耳朵后边的斑秃负责的……)

关于老白的长相……

从我见到他的时候到我离开的时候,他的脸一直都没有变过,我从未见过他甜美或者青涩或者稚嫩的样子OTZ

关于他的脸具体长什么样……有段时间ty上流行这张猫脸的ps图,我们一直怀疑那是校友放上的老白的照片……

最后放上我手边唯一一张老白的照片……他就是一直这样眼神深沉又淡定的活着……

关于老白的声音……

老白不是猫叔那种面相沧桑声音稚嫩的猫……老白他的声音,和他的长相是一致的……………………

关于老白的年龄……

眼神和长相都太过沧桑了我觉得无从猜起……

关于老白的性别……

被女人始乱终弃的……雄性……

其实和他一起度过了很久的时间,但是我的片段性失忆导致丢失了很多细节,当时的那些心情,现在已经快要记不起来了。我也只能在完全忘记这些之前,把这些记录下来而已……曾经有过这样一只猫,他是我们的楼长。



TOP

访客数: 2760108
aa